您的位置: 晋州信息网 > 时尚

末世到修仙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二对二

发布时间:2019-09-25 18:52:36

末世到修仙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二对二

瞧着这老头笑眯眯的现身而出,尹梵天与孙一文的面上瞬间失了颜色,相顾骇然。

他们未曾将自我封禁在阵法的当中的那小丫头放在眼里,毕竟,秋悟道这个人是有些狂妄自大,论起实力来,却是他们三人之中最高的一个,他虽然是身陨道消了,但,想必那小丫头也不会好过,没瞧见秦天青出手之际,那小丫头还同个缩头乌龟一般的缩在阵法的防护中不肯出来吗?!

既然那小丫头不敢冒头,饶是秦天青一贯凶悍无比,他也只不过是一个化神,他们师兄弟两个化神,想胜不容易,想走那还不是动动念头的事儿,而且,秦天青也未必肯搭上命来同他们两人硬拼。只是,叫他们万万没想到,一向独来独往的秦天青竟是同邢长空联袂出现!现如今二对二,偏偏这两个人都不是什么善茬,再加上还有一个暗中窥伺的小丫头,这局面一下子就倒转了!

尹梵天和孙一文的面色俱是一片铁青,难看的紧,而秦天青与邢长空却是一个面色漠然,一个满脸笑意,唯一相同的是,两个人浑身萦绕着凛然的杀意。就在那孙一文嘴唇微动,还欲再说些什么的时候,秦天青面露森然的杀意,一道凄厉至极的剑光扬手斩出,却见得那尹梵天奋力的一扭身子,虚握成爪探出的手臂之上,瞬间现出了一道细长的的血色,鲜血迸溅。

瞧着手下被撕裂的虚空中五色流光闪动,目中的骇然之色更盛,尹梵天的面容扭曲,同孙一文对视了一眼,摇了摇头,声音之中透出了些许的颤抖,道,五行绝杀阵。语落,他便是一咬牙,翻手,摸出了一柄寒光闪动的长刀。

孙一文重重的长叹了一声,也没有再说什么废话,再看向秦天青和邢长空的眼神,便是陡然透出了几分不善,周身的元气动荡之中,一个闪动着熠熠灵光的小小玉鼎便是现出在了他的手中。

眼见秦天青竟是带着人,有备而来,心知是等不到叫他欠自己一个大大的人情了,叶楚颇有些遗憾的砸吧了砸吧嘴,却是越发心安理得的缩在了阵法的防护之中,一心等着看大战爆发。

事到如今,除了一战别无他法!那邢长空的身上的元气暴涌而出,手指翻飞,一掐灵诀,就见他的身周瞬间浮现数道霸道的火光,一顿之后,迅速的缠绕在了他的手臂之上,一道熊熊燃烧的火龙显现,邢长空阴恻恻的一笑,重重的一踏地面,向着尹梵天合身扑击而上。

而与此同时,秦天青的眼神中漠然一片,手臂却是再扬,锋芒毕露的剑意顷刻间撕裂而出,一道仿似寒冰般凛冽的剑光向着孙一文飞速斩去,带着刺骨凛冽的森然剑光劈落,重重地劈上了孙一文祭出在头顶上的那只玉鼎!

两道恐怖的威压轰轰而来,尹梵天抬手,手中的长刀微颤清鸣着,对着那道呼啸而来的火龙扬起,浑厚的元气自体内狂卷而出,无论是火龙还是长刀俱是疯狂的撕扯着四周围的天地元气涌入,瞬间一道恐怖的元气风暴便是自二者之间向外狂卷。

天地间立即被激荡起了阵阵的能量涟漪,而随着这些能量涟漪扩散而开,原本还算完好的沐家围墙飞速的垮塌,滚滚的泥浪翻涌而起,遮天蔽日。

些许疯狂之色在尹梵天的眼中泛起,一双眼眸之中血色密布,而后,他猛的一踏地面,拖曳出一道长长璀璨如虹的刀光,迎头向着那轰击而来的火龙撞了过去。

就在即将同那火龙撞上的一瞬间,尹梵天的手掌猛然一握,四周围涌动的元气迅速的凝聚在长刀之上,竟是,在半空中凝聚成了一道巨大的刀光,凛冽的气势瞬间压服了元气风暴,璀璨刺目的刀光携着可怕的凌厉锋芒,化作一道流光,对着那火龙狠狠斩了过去。

砰!这道巨大的刀光瞬息间便悍然撞上那道气势汹汹的火龙。撞击的刹那,巨响如同炸雷,而后,这刀光微微轻颤着,一道道可怕的锋芒自这道刀光内宣泄而出,显然,尹梵天是要借着刀光之利,一举撕裂这道火龙。

而,战况正如同他预料一般的顺利,不,甚至更顺利,那声势赫赫的火龙几乎是毫无还手之力的被锋芒凛冽的刀光所撕碎,化作了点点火花四溢而出。呵,只是徒有其表!暗暗的松了口气,尹梵天的脸上泛起了一抹阴恻恻的笑意,他几乎都能看到这一刀切断了邢长空的脖颈了,鲜血迸溅的美妙景象了。

锵!清扬的剑鸣声陡然响彻,被这刀光击溃的火龙之中,一柄雪亮的长剑显现

末世到修仙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二对二

,锋芒无比的剑意如同火山爆发般迸发而出,向着那劈落的刀光横扫而去。原本气势逼人的刀光在这道剑意之下显得格外的脆弱,不堪一击,摧枯拉朽般的被击溃,化作了虚无。

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尹梵天的脸色难看,几乎都要哭了,咬牙切齿的看着那个笑眯眯的小老头,恨不得生吃了他!太特么的阴险了!一个剑修竟是不要脸的伪装成法修,之后暴起突袭!刚刚还在为没有被秦天青选中为对手的侥幸喜悦,瞬息间消散的一干二净,点点的寒意在他的心底涌动而起。

闪动凛冽寒意的剑光在尹梵天的眼眸中越放越大,他的一双眼眸越发的血红,扬手,举刀,体内的元气汹涌入长刀之中,顿时又有一道道刀光自他的长刀之上迸射而出,旋即,随着他的长刀压落,那凌厉刀光铺天盖地的席卷而出。

一股可以撕天裂地般劲道自那些刀光中渗透而出,绵绵不绝以着一种惊人的速度暴掠而出,一道接一道的狠狠轰撞在那劈来的剑光之上。

虽然,单个的刀光不敌剑光之中的剑意锋芒,但一道接一道的刀光撞击之下,即便是剑光之中有着剑意的涌动,却仍是被这前赴后继的刀光消磨的崩溃了开来,化作流光碎片归于这片天地间。

南京新协和医院贵吗
南京新协和医院评论
南京新协和医院可信吗
南京新协和医院正规吗
南京新协和医院贵不贵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