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晋州信息网 > 时尚

绝世邪君 第四百零七章 压制遮天_1

发布时间:2019-10-12 21:10:33

绝世邪君 第四百零七章 压制遮天

魔血大开。

残破的客房中,秦石的黑袍被冷风吹起,一缕一缕煞气在他的袖筒和袍底下隆起,满灌四方。

八方震荡,邪魔煞气一出,封痕手臂上的遮天图腾剧烈抖动几分,上面残留的煞气转变成猛兽虎口,抵触的发出呜嚎声。

“大哥,你要干嘛?”封痕吓了一跳。

“别出声,我帮你压住这畜生。”

秦石打断封痕,黑眸凛冽的认真起來,旋即操控着周遭的煞气汇聚成一点,不断朝遮天图腾逼迫。

看见这幕,封痕心中震惊不已:“大哥竟然能操控这些魔物的力量?这究竟要何等的毅力……?”

拥有遮天残魂的封痕了解煞气中满含的怨念,每逢涌起时必会扰乱心神,根本不是凡人能够控制的,可此时的秦石不但能够控制,而且还能挥动自如?

当然,他并不知道,秦石曾经也无数次受魔性影响,他现在之所以能够驾驭煞气,那是因为他早已不是凡人,而是介于人与魔之间的存在。

砰…

遮天和邪魔交锋,剧烈的颤抖令大地都开始动摇。

两股狂野的煞气团团凝聚,然后交错间冲天而起,同时化作凶猛的黑龙,撕咬一团。

虽说封痕的图腾,不过是遮天的三魂七魄之一,秦石手中的邪是整个吞天,但如今邪魔沉睡,他魔血能发挥的力量也只是一小部分,为此一时间在空中交锋,秦石并沒有占到便宜。

相反,他还有些吃力。

秦石涨红的面庞令封痕担忧道:“大哥,停手吧,大不了以后我不睡觉就是了。”

“闭嘴…”

冲封痕吼一声,秦石沒再说话。

这不是睡不睡觉的问題,再度凝聚邪魔之力,和遮天争锋相砰。

轰…

团团的黑气将房梁震碎,许巧儿几人马上被吸引过來。

望着房中的模样,枭轩不满道:“我说这俩人今天是不是沒完了?我和巧儿甜蜜一会容易吗?存心的吧?”

“费什么话?不知道旁边有个单身汉啊?”萧天月望着在旁边相互挽着彼此的俩人沒好气道:“秀恩爱,死得快…”

“呸,你再说一次…”

“我再说一次,你能怎么样?”

“我是不能怎么样,但你说我要告诉石头大哥,你诅咒巧儿死得快,他会怎么样?”

闻声,萧天月瞪了瞪眼:“你,小人…”

“嗤,我也沒说我大啊,哥哥我今年才十六…”枭轩一脸小人得志的模样,好像满脸都写着你打我啊。

“你们俩闭嘴…”

看着旁边拌嘴的俩人,许巧儿无奈的送了一人一个白眼,她现在可沒心情听他们调侃,美眸担忧的望向秦石。

这一下,两人也不出声了。

秦石右手握着左侧的臂膀,指甲深深的刺入邪魔图腾,黑色的魔血在袖筒中沸腾:“我就不信,一个小小的残魂,我还制服不了你了?”

“给我破…”

图腾闪烁,魔血燃烧。

轰…

邪魔之力猛然暴涨,在空中的黑龙砰然散开,再度汇聚时竟变成龙首狮身的黑色麒麟,冲着遮天的残魂撕咬下去。

“吼……”遮天痛苦的嚎叫。

九天的云霄翻滚,夜空中的星朔被茕茕遮蔽。

遮天痛苦下,突然间爆射出一团凛冽的煞气,煞气成天罗地将吞天笼罩,一下将他包裹起來。

邪魔所化的麒麟被笼罩,秦石的识海中猛然嗡鸣一声,一下子竟然和邪魔之力断绝了所有联系

那感觉,好像是将邪魔从他的体内剥夺一样,而且还是凭空的消失。

“是那个诡异的力量?”

“大哥,快收回力量,否则就來不及了…”封痕跟着着急道。

秦石的眼神不由黯然:“已经來不及了。”他捏紧拳,失去和邪魔之力的联系,心中不由的担心起來,这要是等邪魔苏醒过來,知道他弄丢了不少邪魔之力,非要和他玩命不可。

“该死,想不到只是残魂,就有这么可怕的力量?”秦石暗骂大意,心有不甘的盯着天穹。

砰…

但这时,遮天蔽日的遮天之力突然颤抖一下,由它包括的空间中突然间四射涟漪,旋即一个缺口凭空产生,接着只见邪魔所化的麒麟在其中探出头來,竟一口一口将遮天的煞气吞噬。

秦石心中一喜:“邪魔之力?”

“竟……竟破开了?怎么可能?”封痕心中引起千层骇浪的震惊,不敢置信的盯着夜空中的黑色麒麟。

这种情况,他从來沒见过,就算是爆灵丹,天破符那种足矣毁天灭地的爆破也做不到啊。

“吼……”

被吞噬掉,遮天之力痛苦的嚎叫,咻一下不敢在逞强的窜入封痕手臂上的图腾中。

邪魔所化的麒麟却不肯罢休,蚕食掉朔夜中残留的遮天之力,猛然间冲着封痕扑了上去。

轰…

巨响一声,邪魔麒麟再度溃散成煞气,缠绕在封痕的手臂上,但守在图腾外面许久,遮天再也沒有露头,无可奈何下邪魔在封痕的手臂上留下一个特殊的符文,那符文像是一张兽嘴,长得老大,将图腾外所有的遮天之力吞噬。

留下符文,邪魔之力才满意的回到秦石体内。

整个过程,人群全惊呆了。

刚刚所演绎的画面,他们连做梦都想不到。

“结,结束了?”枭轩咂了咂舌。

许巧儿和萧天月在旁边全是狠狠的咽了口吐沫,满目悚然。

在这时,封痕手臂上的图腾好像感应到邪魔回归,竟然再一次产生反应,但一缕遮天之力刚刚露头,不料马上就被邪魔留下的符文吞掉,吓得它马上缩了回去。

望见这一幕,秦石满意的点了点头,走到封痕身边后拍了拍他的肩膀:“现在,你使用灵力试一试。”

“嗯?”

封痕悚然的退了一步。

“沒事,有我在这呢。”秦石鼓励道。

将信将疑中,封痕缓缓举起左手,一抹碧蓝色精纯的光晕在他指尖燃起,旋即马上冲天而上。

砰…

他的灵力异常浑厚,八方的大地碎裂成蛛,就连秦石在前面都不禁皱了皱眉,撑起一面结界:“嘶,玄灵境中期巅峰?”

他知道封痕有玄灵境的实力,却沒有料到竟然是玄灵境中期?

想到这他忍不住暗骂:“呵,有这种修为,竟然不懂得运用,真他妈的是暴殄天物啊。”

望着天空中的灵光,封痕喜出望外的喊道:“我,我能用灵力了?大哥,你看见了吗?我能用灵力了…我再也不用受这图腾的诅咒了…”

“嗯。”

秦石温柔的笑了笑,封痕能从遮天的掌控中走出,他也很开心。

但就在诸人开心时,突然间砰一声。

轰隆…

旋即,一阵一阵的巨响,本來就满是残痕,摇摇欲坠的客栈,在封痕这一下沒有掌控的全力一击下,直接崩塌。

砰…

一块一块房梁的木板坠落下來,墙壁的砖瓦崩塌,满是尘埃。

“咳咳,靠…”

在后面,枭轩和萧天月几人被木屑呛得干咳几声。

之后,枭轩骂道:“喝,这下好了,你们两个下手沒轻沒重的东西,今天晚上咱们就等着露宿街头吧…”

左右环顾一圈,几人纷纷无奈的笑了。

但不管怎样,开心就好。

无奈中,几个人走出一片废墟的客栈,这村里的百姓早就在遭到封痕杀戮的时候跑光了,为此倒是成全了几人,在客栈旁边有一间简陋的民宅,其中有三个房间。

“在这凑了一夜吧,我和封痕一屋,枭轩和天月一屋,巧儿自己一屋。”迈进民宅,秦石回首安排道。

枭轩和萧天月再度反对,然后再次反对无效。

进入房间,这民宅里的设施简陋的有些过分。

“尼玛,怎么还漏雨?”

秦石沒坐稳,就听见旁边屋里传來枭轩的咆哮,然后是萧天月幽幽的道:“枭轩,你知道这世上最惨的两件事是什么吗?”

枭轩愣了愣:“什么啊?”

在这面,秦石也好奇的听着,但下面的话差点沒把他呛死:“屋漏偏逢连夜雨,满腔淫浴碰枭轩…”

“萧天月,你大爷…自己发春去…外面猪圈两只母猪等着你呢…”

耳旁的吵闹声渐渐散去,秦石不由失笑。

夜色渐渐深了。

封痕坐在床榻上,秦石离老远看着他就能感觉到,他的上眼皮已经和下眼皮在不断打架了,无奈的走上前:“愣着干嘛呢,睡吧。”

“不了,大哥你睡吧。”封痕无奈的摇摇头:“我怕我睡了,这图腾在冒出來。”

秦石盯着他又便会怯懦的样,无名火在心间就燃烧起來,但他也知道这是封痕十几年的习惯,想让他马上转变过來显然是不可能。

无奈下他黑眸突然一瞪,不由的皱紧眉头。

秦石眯眯着眼,精神力瞬间涌出,旋即在他的耳旁传递來上百人的脚步声和叫骂声。

“快点,凶手就在前面…”

“这一次别让他们跑了,上面交代了,抓住这凶手,赏金万两…”

一连串的声音落入耳旁,秦石盯着封痕露出无奈之色:“行,这一次,你想睡也睡不了了。”

封痕愣了愣,他沒有秦石强大的听力和精神力,不解道:“大哥,怎么了?”

“走…”

秦石黑眸凝聚,旋即他卷起黑袍,一把抓起封痕化为黑影,旋即连带着枭轩、许巧儿、萧天月,一同远遁而出。

半个时辰后,在村外的山头。

秦石身上趴着四个瘫软的身影,他刚落地,枭轩坐地上就开始狂吐,满脸不满的指着秦石:“石哥,你疯了?你不让我和巧儿恩爱我就忍了,现在连睡觉都不让我睡?你是不是纯心和我过不去?”

砰…

沒等秦石开口,在远处的村里传來几声剧烈的爆响,数百名帝国的将领将村子点燃的灯火通明。

“现在你知道我干嘛了?要不我在把你送回去?天牢里管吃管住,其实挺适合你。”秦石耸了耸肩,冲枭轩道。

枭轩咂了咂舌,一下子无言了。

“得,这一次,彻底要露宿街头了。”r405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在国内怎么样
同济大学附属天佑医院在线答疑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看病收费怎么样
同济大学附属天佑医院在线询问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网上预约挂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