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晋州信息网 > 游戏

天族战纪 第七十三章、阵法之道

发布时间:2019-09-24 16:14:54

天族战纪 第七十三章、阵法之道

天玄学院。

天羽创造的炼体塔新纪录

天族战纪  第七十三章、阵法之道

,在学院中引起了空前的轰动,他打破的,可是六百年前“雷霆尊者”所保持的记录,更是将一众自诩天才、妖孽之辈狠狠踩在脚下。

这样的成就,想要不出名那是不可能呢。随之而来的,便是各种结果,羡慕者有之,仰望者有之,嫉妒者已有之。

甚至好几位神体榜上的天才人物,紧接着便放出话来,要与天羽切磋一二,以证其通关记录定是做了假!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比天羽破纪录还要来得轰动,那就是天羽在炼体塔第五层到底遭遇了什么,他又是如何受伤的?

这个疑问,随着天羽新纪录的诞生,此时是众人最想知道的!

对于此事,不知是何原因,虽然大家都在猜测,却是没有一人出来说明情况。

有人猜测天羽所受的伤,乃是炼体塔第五层的特殊情况所为,但也有进入过第五层的人随之反驳,以天羽能够通关第四层的身体强度,就算面对第五层中的特殊情况,也断然不可能遭此重创!

也有人猜测,天羽乃是在第五层中被人打伤的。他们甚至做了统计,在天羽之后从第五层下来的人共有三百六八人,这些人的修为从神体境四重到百炼境七重都有,甚至还有一位至尊境一重的导师和一位至尊境四重的长老。

他们的统计,甚至精确到了天羽从进入第五层开始,到受伤离开第五层的这段时间内,炼体塔第五层一共只有十八人,肯定是这十八人中的一人,将天羽打伤的。

但奇怪的是,这十八人竟然都对此事绝口不提,这就让得众人的猜测无疾而终了!

猜不出结果,众人只有等待,等待受伤的天羽王者归来的一天,道明事情的真相,解开他们的心头之谜。

时间缓缓流逝,转眼已过了二十天,此事的热度也随时间降了下来,也只有一心想知道真相的人,还有意关注此事!

天元峰。

副院长天元居住的小屋内,蒲团上打坐的少年悠悠转醒,随后站了起来,缓缓走出了小屋。

这少年,正是天羽,经过二十天的疗养,加之神体境肉身的恢复速度,断裂的骨骼已经复原,只不过想要彻底康复,还需要一段时间!

不远处一株红木树下,天元手中拿着一截树枝,在地面上不断刻画着。

“小子,伤经动骨一百天,不怕留下什么后遗症你小子就可劲造吧!”察觉到天羽靠近,天元手中动作不停,口中有几分不悦的说道。

对于天元的斥责,天羽毫不在意,他靠近几分,看了天元画在地上的图案一眼,随即说道:“小爷自由分寸,不劳您费心!”

“懒得理你!”天元嘟囔着回了一句,思绪又回到地上的图案,手中不断比划着!

而对于天羽到底在炼体塔第五层中经历了什么,天元也从不询问,天羽也从不说起,或许两人心中都明了,只是都不说罢了!

两人再次沉默,一个专心画着图案,一个就这么百无聊赖的看着,任凭时间缓缓流逝!

“老头,你是器阵师!”许久之后,天羽率先打破沉默,口中肯定的说道。

天元手中的树枝一顿,随即停了下来,然后回头,目光深邃的盯着天羽,似乎想要看透眼前落寞的少年。

“这是什么?”天元没有回答,反而指着地上的图案问道。

天羽一阵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方才说道:“这是阵图,我虽然不知道是什么阵法,但从其散发出来的气息,想必是一个增强防御的阵法!”

天元目光一亮,情绪看不出有丝毫波动,接着说道:“你对阵法之道了解多少?”

天羽沉默了,他开始思索起来,若是按照以前的理解,阵法之道,指的就是“布阵”,冷兵器时代作战排兵布阵的方式和方法,即作战队形。布阵得法就能充分发挥军队的战斗力,通过合理排兵布阵发挥最佳效能,克敌制胜。

但在元气大陆,阵法之道,却不专指这一点,他所涵盖的范围,十分广泛。

思考片刻,天羽才开口说道:“阵法之道,乃是借助特殊的方式和方法,架设一个沟通的媒介,调动动天地之威,化为己用。”

天元点头,算是肯定了天羽的见解,他随即又问道:“阵法之道,武者修炼又如何划分?”

天羽道:“修炼阵法之道的武者,俗称阵师,有战阵师和灵阵师之分。战阵师修炼意志之力,聚千军战意之力为己所用,乃是两军对垒中的灵魂人物,往往能决定一场战役的走势和结果。”

说道此处,他抬头看了一眼天元,见他没有反驳,也没有肯定的意思,方才接着说道:“灵阵师又分为杀伐阵师、器阵师和药阵师。修炼阵法,专注于杀伐之道者,是为杀伐阵师;

凝灵阵以造奇兵者,是为器阵师;结灵阵而炼诸般丹药者,是为药阵师。”

“阵师是如何修炼的?”天元不喜不悲,再次沉声问道。

对于这一点,天羽也有思考过,但此刻要他准确的说出来,却是十分勉强,于是“冥想”二字被他压在口中,只得无奈摇头!

见天羽摇头不做声,天元反而点了点头,又接着问道:“阵师,又是使用什么来构筑阵法的?”

天羽苦笑,再次摇头,此刻方才发现,自己对阵师的了解,也仅仅只是皮毛。

藏书阁中关于阵法的书卷,记载的虽然都没有错,但却没有任何一卷记载着这些最基本的问题。

“你想成为阵师吗?”天元的话,带着强烈的诱惑,引诱着天羽的好奇之心。

“想!”天羽肯定的回道,若是以前,他对阵师一途仅仅是有点好奇罢了,但经历过炼体塔第五层的重创之后,他想修炼阵法之道的心,已经十分肯定了。

“你想成为哪一种阵师?”得到天羽肯定的答案,天元继续问道。

对于这个问题,天羽沉默了。若只是为了报仇雪恨,那自然会面对百战王朝的千军万马,成为战阵师自然是最好的选择。但武道之路,仅仅就只为了报仇雪恨吗?报了仇之后又该如何?

想要拥有强大的实力,令万人臣服,掌控别人的生死,那就做一个强大的杀伐阵师,杀伐由心。

若想要做一个救死扶伤,受万人敬仰之人,自会选择药阵师的道路。

若想要自由自在,不看别人的脸色行事,受了欺负有人能出手相助,那就做一个器阵师。游走于各个势力之间,却又相安无事。

天羽沉默了,或者说是他心中纠结了,他自己也不清楚,若是当真能够修炼阵法之道,自己又将走那一条路呢,四条路好像都行,又好像都不行。

天羽摇头,初次接触阵师之道,此刻就要他作出一个选择,他真的选择不了。

见天羽思索良久也没有作出一个选择,天元平静的脸上看不出有丝毫失望,他变幻的眼中,反而有一分庆幸和欣喜。

“小子,跟我来吧!”天元道了一声,没有在继续追问,他伸脚将地上的图案抹去,然后背起双手,领着天羽往书房走去。

书房内摆放着一张破旧的书架,书架前摆着一张破旧的书桌,书架上陈列着不足百部书卷,这些都是天元的个人私藏,远不是藏书阁中那些书籍可比的。

天元在书架上一阵翻找,看得出来他应该很少来此,以至于书桌和书卷上都积起了一层尘埃!

少许之后,天元才在最底层找到一卷破损的书卷,他将其顺手丢给天羽,口中毫不在意道:“你先看看这本书,其他的以后再说!”

天羽接住染着尘埃的破损书卷,在手中掉了个姿势,《阵师入门卷》几个大字凌乱书写着,也道明了这本书内容。

“哦,知道了!”天羽默然回了一句,心中却不由腹黑着,老头,我好歹是你名义上的徒弟,你就是这么教徒弟的啊!

出了书房,天元又默不作声的去了另一个房间,再次出来的时候,他的手上多了一物,正是天羽左手的寒铁拳套。

左手的寒铁拳套天羽一直没有佩戴,前几日被天元给要去了,在他想来,这左手的拳套自己留着也没有什么用处,天元想要给他就是,谁让他是自己的便宜师父呢!

只是没有乘机向天元讨要一点好处,让天羽心中一直大呼失误了!

将寒铁拳套递给天羽,天元说道:“这东西,随便改动一下,就适合右手佩戴了。小子,你那丑陋的右手,以后还是不要拿出来吓人了,就算是吓到花花草草也是不好,今后可要藏好了!”

天羽明白,天元看似嘲笑的话语,其实是在叮嘱他,恶魔之臂似乎还有不为人知的秘密,若是肆无忌惮地在世人面前呈现,可能会给自己带来无端祸事!

原先右手上的寒铁拳套,在同任我狂交战的时候,破碎了一部分,透过破开的口子,便能看到恶魔之臂上那黑紫相间的鳞片!

天羽将新的寒铁拳套换上,拿着被替换下来,破损的寒铁拳套,对天元说道:“那个……老头子,要不,你给修修呗!”

“滚!老夫乃是器阵师,器阵师你懂不懂,你小子竟然还大言不惭的让我给你修理,做你小子的白日梦去!”太厚颜无耻了,自己好歹是高贵的器阵师,怎么在这小子面前就得不到该有的威压呢?天元气得吹鼻子瞪眼,这个徒弟,不是什么省心的货啊!

天羽一抹鼻梁,道:“不修就不修,老头子你发那么大的火干啥,吓我啊!”

“这破玩意,不值得老夫出手!”天元傲气说道!

额!小爷懒得理你。

天羽一阵无语,随即回身向小屋走去,边走口中还边嘟囔着:“好歹是黄阶高级战兵耶,在你眼中竟然成了破玩意?要是真那么有,那就给小爷一个‘好玩意’玩玩呗!就问你敢不敢,敢不敢?”

天羽的嘟囔,天元自然是听到了,不由又是一阵吹鼻子瞪眼,他强自镇定下来,道:“我说小无赖,你是不是该滚回自己家去了,还想在老夫这里赖着不走?”

“小气!小爷拿了白影枪就走,你这屋里味道可不好闻,要不是你强留,小爷早就自个走了!”天羽头也不回,边走边说道。

天元彻底无话可说,沉闷了好一阵子,直到少年的身影,提着白影枪消失在小路尽头,苍老的面容上才浮现了久违的笑容。

有这么一个奇葩,来打发无趣的时间,似乎……还不错!天元缕着胡须,目光看向远方,久久……久久……也没有回神!

巴中妇科医院哪家好
荆州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吐鲁番好的癫痫病医院
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在线答疑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看病收费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