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晋州信息网 > 体育

玄镜司 第三百六十一章 咱也是靠顿悟装那啥的

发布时间:2019-09-26 03:11:11

玄镜司 第三百六十一章 咱也是靠顿悟装那啥的

玉珑儿缓缓抬头仰望,这种天象她没有见过,哪怕是上两世的记忆也不曾遇见,但是这并不妨碍她了解,这是天地的反馈

什么是天地的反馈其实就是一种反应而已,就像是一刀捅进人的身体会感觉到疼、会流血、会慢慢虚弱一样,这些都是天地法则间的联锁反应。

而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原因,那就是有什么人领悟了某种天地间的至理,使得天地降临了一丝本源来呼应这人。

那么问题是来了,这人是谁呢

玉珑儿不知道,也没有人能够知道。天地给予的反馈除了当事者没有人能够知道,自然也无从探知。

玉珑儿眉头微皱,左右看看发现所有人都处在跪伏于地的状态,想了想也跟着跪下了,她不敢保证这个得到天地反馈的人会领悟多长时间,万一仅仅刹那时间,那鹤立鸡群的自己肯定会被大家怀疑,她可不想找麻烦

此时此刻,距离玉珑儿仅仅十米不到的马车之中,孟晓张着大嘴一脸懵逼的僵硬在半空,对,就是半空

身体不受控制的摆出了五心朝天的姿势,整个悬浮在半空之中,那种神秘的威压像是一种罩子将其狠狠的束缚住,然后孟晓的眉心暮然剧痛难忍,像是有一只小虫子在眉心之外不停啃噬,而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种力量钻入了脑海之中

轰仿佛一道刺眼的闪电划过脑海,孟晓眼前黑茫茫的一片,深邃恐怖充满了死寂。接着闪电又一次出现,眨眼却再次消失,只是那瞬间的闪亮仿佛为整个黑暗世界都带来了一丝生气。这里不再是一片死寂了,星星点点的光芒越积越多,最后终于连在一起化为了半边光明的世界。

孟晓懵逼的表情终于消失了,以他的聪明才智,他当然明白这是什么,这分明是生与死的循环跟相生相克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看到这些,但是之前的茫然没过多久就变成了焦急。他很聪明,知道自己现在看到的是什么,但是这是理智分析出来的,可不是领悟出来的

就像是侩子手总是砍人脑袋,按照道理他们应该算是与死亡最接近的一批人了,可是他们对于死亡法则一无所知。孟晓现在就是这个情况,他知道这是生死法则但却完全领悟不出什么。

他急啊、他抓心挠肺啊、他薅头发啊这种影像很明显不可能长久存在,也许是看孟晓领悟不出来什么,这画面开始模糊起来,这不禁让孟晓更加心急,然而就在这欲求不可得的千钧一发之际,脑海中突然间灵光一闪,“这黑白,好熟悉啊”

身随心动,脑海之中的黑白分明下一秒突然间开始混合成一团,黑白旋转、相互追逐,好像无穷无尽又似乎徘徊在破碎的边缘。而在马车之中的孟晓双手不自觉的在空中划了个大大的圈,两掌掌心渐渐靠拢相对,其内不见灵气没有魂具,空无一物却又像是真的掌握了什么

时间在慢慢向前挪移,也许是一分钟、也许是十分钟,总之这时间并不算长,至少所有人的腿还没有跪麻呢。

下一秒,威压无影无踪就像从没出现过,众人迷迷糊糊心有余悸的缓缓站起

玄镜司  第三百六十一章 咱也是靠顿悟装那啥的

,只听砰一声,孟晓成了滚地葫芦从马车之中滚了出来。

古沉一见连忙将其扶起,面上却幸灾乐祸的笑道:“让你嘚瑟,怎么样在做梦时候摔跟头的感觉好玩吗”众人闻言纷纷使劲的嘲笑,这帮损友在关键时候一点面子都不给的。

孟晓嘴角一抽脸色郁闷,众人以为他是因为压力骤然不见以至于失去平衡摔下马车,但哪里知道他是从浮空状态突然落下没有坐稳才摔下去的。

天空再次恢复晴朗,所有人表面上嘻嘻哈哈但内心之中无不打鼓,这算是所有人有生之年遇到最离奇的事情了吧他们这支队伍,有一个算一个,无论是蜕凡境的还是入道境的,竟然毫无抵抗能力的被压跪在地,那这威压的主人该有多强乾坤道果踏地道还是说云层之中有两个天道强者在撕逼

众人不得其法,他们所能做的不过是守口如瓶并且赶快离开这里。

队伍再次开拔,众人的脚步都很急,近乎于惶急的离开了这个诡异的地段,而远远的背影即将消失在地平线时,一大一小两个身影从草丛之中钻了出来。

“好好怕怕”小七可怜兮兮的小脸黑一块青一块,刚刚威压来袭她几乎是脸着地的,就像是用尘土洗了把脸。

练白露同样抹了把额头的冷汗,“这威压太猛了,咱们还是尽量少提,万一真是某个高手路过,听闻你乱说随手把你打发了,那才冤枉”

小七小脑袋猛点与肩膀上的猴子几乎做着同样的动作与频率,练白露见状再次拉着小七上路,“幸好当时大家都跪了,否则我们很有可能被发现的。”

“发现就发现好了,他不让人家去北境,难道人家就不能自己去旅游吗”小七精致的下巴一抬甚是傲娇。

练白露撇撇嘴,“你这么有志气孟晓知道吗要是问起来你可别往我身上甩锅”

小七不在意的挥了挥手,“安啦安啦他们都被吓破胆了哪有心情查看后面是否跟了人啊”

练白露眼角一跳,话说刚刚她也吓破胆了

孟晓再次钻进了马车,不过这一次他没有拒绝别人同乘,至少宝宝贝贝与玉珑儿这几个看起来娇滴滴的女士被允许进入了。

“你好像与之前不同了。”玉珑儿看着孟晓有些奇怪。

孟晓眨眨眼呵呵笑道:“前阵子对于生灭剑意有了些领悟,感觉照这个速度发展下去,用不了多久就能入道了”

玉珑儿闻言感叹道:“那还真是难得呢,看来男女搭配固然充满干劲啊”

孟晓闻言一阵尴尬,这货的茶楼就在安王府对面,很明显不是第一次看到他与小雪共同练剑了,竟然搁这看他的笑话这忍了

玉珑儿见孟晓憋屈的样子捂嘴轻笑,宝宝贝贝见状完全摸不到头脑,只听玉珑儿又问:“有没有想过选择哪一道作为根基”

孟晓想了想,“生灭剑意终究是以生死法则作为基础的,但生死法则太过难以领悟,多半都要依靠顿悟,谁也不能够保证何时会发生。所以保险起见还是选择与自己魂宝相合的一道作为根基才好。至于生灭剑意当做一种手段使用好了”

玉珑儿点头认可,“不错,如果不是魂宝就同时具备各种法则混合的特性,很少有人选择生死兼备的万物道。因为其对于本身实力加成太少了,你的魂具是花盆能够种植奇怪的变异植物,很明显人间道蕴含的生之力更加合适”

“我也是这么想的,人间道与我的魂具花盆将是完美匹配,我甚至都已经有些期待成为入道境后,那些植物会变成什么样了”孟晓笑了笑,但手掌却下意识的摸了摸无双剑。

刚刚的异象中他于黑白之间想起了太极拳,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做了个起手式,而也正是这一个起手式的时间,让他将生死融合在了一切,脑海之中对于生灭剑意的理解一瞬间就开始突飞猛进

如果说之前他的生灭剑意能够重伤入道二境强者,那么现在他敢说,即使女王的巨大异形再次降临,他也能挥剑将劈成两半

就是这么不讲理,当然,以他如今的修为与灵气,估计一剑之后自己也要躺个十天半月了。未完待续。

浙江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浙江治疗白斑病费用
浙江治疗白斑的医院
浙江治疗白癫风医院
浙江治疗白癜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