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晋州信息网 > 美食

至尊邪天 1433 云刎的结局—齐聚天兽宗!

发布时间:2019-10-12 22:52:01

至尊邪天 1433 云刎的结局—齐聚天兽宗!

随着窦髯那事实俱在的描述,云刎的面色越惨白,完全失去了之前所有的神采,也没有再去解释狡辩什么,一副已经认命了的模样!

毕竟他虽然已经成了血魔一段时间,但平日里吸血练功,为了不引起其他人的注意,都小心翼翼的,导致他现在的实力还只是在六阶武圣巅峰,再加之方才窦髯瞬间偷袭,让云刎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擒住,此时的他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了。

而此刻的赵荣华,简直愤怒到了极点。

一个是他的妻子,一个是他妻子的结义兄长,试问谁会想到他们兄妹之间竟然会有那种苟合之事?

难怪之前他一直觉得有些不对劲,原来根由是在这里!

“你们这对狗男女!”

赵荣华怒了,一个箭步冲上去,响亮的耳光狠狠扇在了云刎脸上。

“我呸,赵荣华,就你也配得上妹子?”

事到如今,云刎也没有在解释什么

,夹杂着血沫的口水吐了出来,冷笑道,“你不过就是一个匹夫,被我和妹子弄得团团转还犹自不知,哈哈……”

“云刎,你找死!”

这时,赵荣华真的有些疯狂了。

“荣华啊,这人就交给你处置了!”

窦髯用自身真元将云刎的实力封住,随手扔在地上,重新坐回了主位。

“多谢宗主!”

赵荣华深吸一口气,向窦髯点点头后,猛的上前一脚一脚接连踹在那云刎身上,让云刎口中的鲜血就几乎没有停过,而他那一双看似与普通人并无不同的双眸,此刻也泛出了血魔特有的血红色!

就此,也的确证明了云刎血魔的身份!

“云刎,当初我从吴天手下将你救走,你是如何对我感激涕零的?”

“当初,我介绍你加入邪宗,你又是如何对我万般感谢的?”

“你现在竟然和尤岚那个贱人勾搭成奸,更还想着谋夺天兽宗,你简直就是活得不耐烦了!”

……一句句话语接连怒喝出声,不过赵荣华也没有立刻出手灭了云刎,反而是一脚一脚的继续揣着,让云刎这个血魔始终保持在最清醒的状态,尤其是因为血魔自身拥有着很强的恢复力,只要赵荣华不下杀手,一时半会儿云刎也不可能真的有什么事情!

“赵荣华,有胆子你就杀了我!”

“哈哈,我告诉你,我妹子的身子可是美妙的紧啊!好几次我们趁着你不在的时候到处运动,简直让我爽翻天!”

“赵荣华,连自己的女人都满足不了,你还算个什么男人?”

“我要是你,就干脆自己抹了脖子算了!”

被狠狠踹着,但云刎却丝毫没有任何求饶之意,反而嘴角满是鲜血的张狂大笑着,让赵荣华心里愤怒更甚,几乎用了各种残忍的手段来折磨云刎,让云刎在无法自救之时,也无法将赵荣华逼迫的直接杀了他!

……这种折磨,足足持续了两个时辰之久,赵荣华在将心中所有愤怒全部爆之后,这才最终拔出长剑一下子狠狠刺穿了云刎的心脏,让成为血魔的云刎身体很快化作齑粉消散,全然再无任何活命的可能!

云刎,死了!

赵荣华眸子中的愤怒之色稍减,长长吐出一口气,转身向窦髯跪了下去,“属下多谢宗主!”

“好了,荣华,起身吧!”

窦髯亲自过去将赵荣华扶了起来,叹声道,“如今宗内,我真正能够信任的就只有你们三个了!大长老和二长老一直对宗主之位无比觊觎,虽然我没有掌握到他们的什么实质性的证据,但他们却早已与我貌合神离,所以这次我们天兽宗的危机,还需要多多倚仗你们三位了!”

“我等三人必定不负宗主信任,为宗主,为天兽宗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三人立刻躬身,令得窦髯脸上总算是露出了一抹笑容。

顿了顿后,这赵荣华犹豫着开口道,“宗主,属下……”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窦髯摆摆手,笑着言道,“尤岚现在就被关在后面密室中,等会儿便交由你自己处置!是死是活,你看着办就好!”

“多谢宗主!”

赵荣华再次深深鞠了一躬,对于窦髯他的确是无比感激!

…………

“窦宗主,我们几人前来拜访,不会打扰了吧?”

这日,天兽宗大殿内,龙啸天朝窦髯笑着道。

此刻在这殿内,龙啸天,凤怜云,花殇,许慕华以及吴天五人齐聚在此,让窦髯的表情十分复杂!

“龙家主说笑了!”

窦髯笑了笑,叹声道,“如今血衣楼对我天兽宗宣战,许多人避之不及,唯有诸位能够毅然相助,这是我窦髯和天兽宗上下的福气!”

这两日以来,得知血衣楼的宣战,不说天兽宗麾下的一些势力了,就算是宗内好些弟子都纷纷逃窜离开,让窦髯无比的愤怒,不过就在这时,吴天他们五人专程前来,这对窦髯来说绝对是一场及时雨!

故而,也让窦髯对吴天他们之前在极北之地内逼迫的愤怒减轻了许多!

“窦宗主不必客气!”

龙啸天摆摆手道,“说实在的,此次都是吴宗主联合我等而行!按照吴宗主所言,不管我们之间到底有多少恩怨,但始终我等都是寰宇界的一员,还轮不到血衣楼那些人来嚣张!”

听得龙啸天此言,窦髯的表情越复杂,从座椅上起身朝吴天拱了拱手,道,“吴宗主大义,窦髯铭记在心!”

“窦宗主客气了!”

吴天还了一礼,笑道,“血衣楼是我们寰宇界的大敌,说起来我和血衣楼之间也有着不可磨灭的仇恨,若是能够趁此机会将其灭杀,也是一件极好的事情!”

“呵呵……”

窦髯笑了笑,他明白自己恐怕成了一把利剑,但到了这种时候,这些根本不重要!

若是天兽宗都被血衣楼灭了,那还谈什么将来?

“不知窦宗主可有何良策御敌?”花殇这时问道。

“说真的,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窦髯苦笑道,“血衣楼并未说出何时开战,以何种方式开战,所以我想只能以逸待劳,见招拆招了!”

说到这里,窦髯语气一顿,转而朝吴天问道,“吴宗主与血衣楼有过诸多纠缠,不知以吴宗主看来,血衣楼会如何进攻?”

“具体的我肯定不清楚,但我却有一个猜测!”

吴天沉吟着道,“一般来说,血衣楼都会内应外合的展开攻击,毕竟虽然血衣楼楼主石宏实力很强,可他麾下的人除了南天王黄萱之外,再无什么具体的高手,所以他们一定会内外夹击,以减少伤亡!”

“内外夹击!”

窦髯闻言面色一变,犹豫了好一会儿,这才开口道,“各位实不相瞒,我天兽宗的确出现了两个与血衣楼有勾结的人!但他们已经在昨日被诛!”

“哦?这倒是巧了!”

吴天眉毛一扬,笑着道,“那窦宗主可否确定贵宗内再无血衣楼之人?”

“这个……”

窦髯迟疑了,或者说他根本就不敢打这种包票。

“看来,我们必须要好好的计划计划!”

吴天一瞬间便明了了窦髯的想法,当即食指轻轻敲打着身侧桌面,缓缓说道,“这次,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是石宏亲自带队,所以我们必须要针对他来筹划筹划!”

“吴宗主有何高见?”

众人的目光齐齐落在了吴天身上,而吴天却也毫不隐瞒的将自己的想法出,顿时整个殿内商议之声接连不断,而此时谁也没有注意到,他们中有一人的目光深处闪烁着冷嘲般的光芒!

这次商议,足足用了将近半日的时间这才算是结束,吴天他们又在窦髯的热情招待下享用了一顿美食,这才各自回到早已安排好的客房内休息。

“少爷……”

客房中,吴天坐在座椅上,身边光芒闪烁,月女的身形从浮屠塔内现身出来。

“月女啊,来给我按摩一下吧,你的手法太好了!”吴天指了指自己的肩膀,说道。

“嗯!”

轻轻应了一声,月女乖乖的走到吴天身后,那十根纤纤玉指或重或轻的揉捏着,让吴天无比享受的闭上了双眼,头也随之往后仰,靠在了月女的酥胸上,让月女动作一顿,连俏脸都不禁泛出了一抹红晕。

此刻的月女,与其他女人完全没有任何不同!

“少爷,我觉得有些不对劲!”

一边按摩着,月女一边轻声说道。

她今日一直在浮屠塔内关注着外面的情况,包括吴天和其他人的商议也都听在耳中。

“哦?怎么了?”吴天依旧闭着双眼,问道。

“不知道,但就是有这种感觉!”

月女摇摇头,秀眉微蹙着轻咬嘴唇,“我似乎对这种有着得天独厚的感觉,但要我具体说的话,却又根本说不上来!”

“呵呵……那就先别去想这些!”

吴天笑了笑,“反正这都只是表面上的!我也是想趁着这次机会来一个一箭三雕!”

“好吧!”

月女也没有多问,就这么静静地为吴天继续按摩着,而吴天自己则时不时的嘴唇翕张,不时出一阵愉悦的享受之声,幸好周围没有外人,否则还认为吴天不知道在做什么事情呢!

“对了,月女……”

过了好一会儿,吴天突然问道,“你觉得欣珍怎么样?”

“她……说不上来!”

月女沉默了一会儿,摇头道,“但是我相信少爷肯定早就有了安排的,她如果真的不是和少爷一条心,就算再怎么狡猾,也绝对逃不出少爷你的手掌心的!”

沈阳脑康中医院能用医保吗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在线答疑
沈阳脑康中医院看病如何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在线询问
沈阳脑康中医院收费贵不贵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